一本正经摸鱼的木由子

*饭圈思维害人!*
脆皮鸭文学写手/画手
主 尊礼/盾铁/团兵
不逆不拆 请相互尊重

2019了我还在为尊礼的极致浪漫流泪!!!!!!!!!!!!! 诚邀大家和我一样重温rb小说!!😭😭😭😭😭😭😭

感想太多惹 摘录一下 感谢陪我发疯的悲欢呜呜呜呜呜

(不完全统计 rb里尊哥抽了七根烟)

(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之一是欲望)

(出现了快感、射穿宗像等用词)

(礼礼超纯)

(尊哥反驳的话是生理性的 杠精本精)

(礼礼ky尊尊杠精 绝配)

(礼礼也是杠精 可爱!)

(周防尊巨他妈帅!)

(绿:双王打架是艺术品)

(礼礼砸墙好可爱!礼礼认输好可爱!礼礼问要不要公务员考试好可爱!礼礼语气好可爱!)

(尊尊好照顾别人感受好温柔呜呜呜呜呜)

(礼礼是他的救赎 )

(我喜欢尊礼吵嘴!你们别打了多吵吵吧!)

(尊礼内...

2019-01-19

薄情者补档完毕

感谢悲欢帮我补档155551


我改了一遍前文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全部重温一下 (主要改了第六章)

2019-01-16

噩耗

薄情者

出现了一个重大bug

我现在

很崩溃


bug是什么

我就不说了

希望大家

看在这是篇开车文的份上

不计较


要是看出这个bug了

就当是我私设吧

2019-01-16

小声逼逼

我有个习惯 写东西时会在脑内自己声情并茂地朗读  但不知道为什么 我每次写到草薙说话……我朗读的语调就会带上点天津腔(?)

平时接近京腔。

2019-01-12

[尊礼] 4

mprg,abo,a尊o礼

草淡提及

自行避雷,我不负责

有段时间没写正经东西了 手生 算复健吧

微意识流

4.

白色的月光融入墨色,洒在远方高楼的玻璃上,如同闪光的鱼鳞。他熟悉这个城市的夜晚,在过去某些无法入眠的深夜,他喜欢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街头,一支接一支地吸烟。白日里,他对街头闲逛没兴趣,夜晚却是另一回事。白日里喧闹不复存在,夜里的都市寂静沉默,黑暗里潜伏着吞噬人气的野兽,他往往能在这样空旷的街口平息内心的火焰。他抬头,眸色很沉,夜空月明星稀,红眼航班掠过天际闪着光,除此外似乎没有别的东西,可他知道那里,有。从他踏上王座起,一把无形的巨剑便悬挂这片喧闹的荒野之上。

车内有甜甜...

2019-01-12

!匆匆写个年终总结

今年算是本咸鱼产量比较多的一年了 年初在盾铁坑 年中现充了一阵并疯狂迷恋关周哈哈哈哈 下半年爬回了尊礼 并且陷入几年前的热恋状态 年末在几个墙头间反复横跳并搞上了新墙头……说了这么多 其实也只产了盾铁和尊礼

我的热情一直很难得也很有限  对生活的热情也好 对他人的热情也好 对cp的热情也好 希望2019的我能好好珍惜我的热情 也能碰到值得我投入热枕的人或事 用赤诚的心生活

谢谢2018年同好们的陪伴 谢谢每个小红心小蓝手   谢谢评论和关注 也谢谢我的神仙cp 给我带来的思考感悟感动快乐 谢谢我爱豆 带给我的幸福 新的一年希望一切都好٩( 'ω' )...

2018-12-31

so long as man can breathe,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又背到这里 再次感叹莎翁这句诗 是文学创作者能给作品赋予的最极致的浪漫了

也给我爱的角色们 小说也好动漫也好影视作品也好


so long as man can breathe,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只有这世界有一个人还记得,你们就永远存在

2018-12-28

[尊礼]你们有没有遇到过没在一起却胜似情侣的一对?

*知乎体

*au,画手尊写手礼

*傻白甜,我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

*建议从下面往上看

你们有没有遇到过没在一起却胜似情侣的一对?

匿名用户

更新:补充一下……我居然才发觉……还是同事告诉我才发觉的……我不配做m老师的粉😂

m平时有写随笔的习惯,我翻了一下他的博,虽然没直接写过s,但是……知道他们这段感情后……感觉字字是情话啊。

还翻到了他三年前的一个推,按时间来看应该是他第一次遇到s的时候发的。

[遇到了一个人,他和他的画一样,蛮不讲理,非要把我拽入他的风暴里。]

s那边也是,同事发现他这几年的画,经常用蓝色紫色调,而他以前的作品是暖色系居多的,要说不是因为爱情我才不信...

2018-12-13

[尊礼] 3

mpreg,abo,a尊o礼
自行避雷,我不负责

数不清是这个月第几次在夜里醒来了。不过要说四点半的话,倒是第一次。

属于宗像的那半边床空荡荡的,周防闭着眼探手去摸,没有半点残留的体温,他的睡意退了一大半,坐起来,借着月光看见卧室的门开了条小小的缝。走廊尽头,洗手间内透出淡黄色的灯光。

宗像背对着他,细小的水流缓慢填满手中的透明漱口杯,窸窸窣窣,像情人的亲吻落在耳边。从背后虚虚抱住宗像的同时,他的一只手伸向前去,拧大水流。宗像一愣,然后微微后靠,后背贴住他的胸膛。

“吵醒阁下了?”

“不是。”

水漫出来了,他又关掉了水龙头。

夜里如此安静,连心跳都一清二楚,周防低头,把嘴鼻埋在宗...

2018-12-04
1 / 5

© 一本正经摸鱼的木由子 | Powered by LOFTER